武穴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看点光朝凤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43:33 编辑:笔名

要说这天底下,何种死法最痛苦,恐怕要属“无聊死”为其最。  这个结论未必有真正的道理,但却一定是真理,因为这个结论是鼠族的共识,而鼠族,又是这世上最众多的生物。  鼠族们实在太无聊了。  毕竟基因的传承,让他们无法热爱阳光,所以他们只能久居于地洞之中,而在地洞之中,可以做的事情又实在太有限了——除了睡觉,就是挖洞。  当然,或许有人会说,有了特长和爱好,也就不会无聊,但鼠族们又有什么特长和爱好呢——除了偷食,就是挖洞。  鼠族们的确太无聊了。  无聊或许是恶魔送给所有生物的一个礼物,因为无聊,会让这天底下任何的生物产生奇怪的癖好。  这一点套用在鼠族身上显得尤为合适。  无聊让鼠族们迅速繁衍,呈几何倍数增长的鼠族族群又因为无聊,在地底疯狂地打洞,然后把偷来的腐烂食物埋在地下,又在夜间爬到地面上,啃食它们小眼睛可以看到的任何东西,以展现自己牙齿的锐气,去吸引异性,然后再次进行繁衍。  短短几十年的功夫,世间的大地都塌陷了几十米深,而腐臭,则是从鼠族新挖的更深的地洞入口,飘散到了地面上。  而地面上,也没有了花香去遮掩,别说是花了,地面上的植物都已是残缺不全,残口处,可以看到鼠族留下的牙印。  地下已挖无可挖。  而地上则啃无可啃。  鼠族们顿时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恐慌之中。  因为它们觉得更无聊了。  可就在鼠族们已经开始无聊到想要创造属于自己族群文字的时候,天边突然落下一只巨大的白鸟。  这只白鸟究竟有多大呢?  鼠族那极其有限的词汇,自然是难以去确切形容。  你们只需要知道,这只巨大的白鸟落在鼠族的地盘上,开始舔舐自己羽毛的时候,令鼠族骨子里都无比厌恶和恐惧的阳光,竟然被巨大白鸟的身影遮挡得严严实实。  再看这只巨大的白鸟,鼠族们觉得是无比的漂亮。  那每一根羽毛,都洁白如雪一般。  那身材的流线,完美过它们生平所见的任何一种鸟类。  那巨大的白鸟头上所戴的桂冠,更是突显了它非同寻常的气质。  “你们莫要冲动,我去问一问。”鼠族的族长压制住蠢蠢欲动的族群们,然后清了清嗓音,来到巨大的白鸟脚边。  然后,鼠族们就看到,那个平时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的族长,竟然直接匍匐在了那巨大的白鸟脚边,那代表着鼠族荣誉的抹布披风,在鼠族族长猛然一拜的动作下,直接盖在了它毛茸茸的脑袋上。  巨大的白鸟也被脚边这小东西的举动吓了一跳,事实上,她的确早就看到了这黑不溜秋的小东西。  “伟大而美丽的仙鸟,请接受我,代表鼠族的膜拜。”披风下面,传来了鼠族族长毕恭毕敬的声音。  “你莫要如此,我并不是什么仙鸟。”巨大的白鸟如是说道,声音悦耳动听,令无数鼠族为之迷醉。  “不,若非仙鸟,您是不可能有这般高贵而又非同寻常的气质的。”鼠族族长坚定地说。  “我真不是。”  “您一定是。”  “我真不是!”  “您绝对是!”  这样似乎并没有多少意义的对话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  巨大的白鸟似乎拗不过鼠族的族长,终于败下阵来:“好吧,要说是仙鸟,我的祖父的确出身于白凤一族……”  巨大的白鸟话音未落,她脚下松软的土地中,便传出了亿万鼠族那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伟大的仙鸟殿下,请您务必要留在我鼠族领地,福泽我这些可怜的同胞。”鼠族族长再次说道。  “请仙鸟大人留下!”亿万鼠族齐声高喝。  “这……”巨大的白鸟本欲回绝,但回想到这位鼠族族长的执拗,不由改了口:“好吧。”  亿万鼠族们,再次发出了如同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这一次,巨大的白鸟仿佛听到了一些夹杂在欢呼声中,鼠族的议论:“族长真是火眼金睛,一眼就认出下凡的仙鸟。”  “族长真是舌灿莲花,竟然能留下一只下凡的仙鸟。”  “族长万岁!”  “鼠族昌盛!”  巨大的白鸟觉得自己仿佛落入到了某种圈套之中,但具体是什么,她又说不明白。  巨大的白鸟并没有说谎,她的确有着白凤一族的血脉。  至少从她每七天便要进行一次的仪式就可以看出。  所谓的仪式就是,巨大的白鸟每隔七天的仰头高歌,她那悦耳动听的歌声,穿过云层,随着风儿扩散。  那歌声,仿佛带着某种神奇的召唤之力,歌声之后,五湖四海便会飞来数千只白鹭、白鸽以及白鹤等羽毛为白色的鸟儿。  白色的鸟儿们会口衔着一支花朵,来到巨大的白鸟脚边,竟然有序地将花朵堆积成一个高台。  高台筑起以后,这些白色的鸟儿,就会围着巨大的白鸟飞舞,而巨大的白鸟,也会将她的唾液轻点在每只白鸟的头上。  白鸟们会欢欣雀跃地将巨大白鸟垫在自己头上的唾液舔舐在自己身体周遭的每一根羽毛上,仿佛只要做了这样的事情,未来的命运就能获得极大的改变。  每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鼠族的族长便会颇为得意地问身边的鼠族:“你们知道她这是在做什么吗?”  鼠族们都会面露困惑地摇头。  这个时候,鼠族族长便会十分得意地说:“她这是在进行洗礼,而那些白鸟则是在进行朝拜。这是仙鸟才会有的,这叫朝凤。”  鼠族们闻言,都会露出恍然大悟与佩服的表情。  有意思的是,鼠族族长无论问过多少次这样的问题,鼠族们都会摇头,仿佛永远没有记忆力一般。  巨大的白鸟也曾邀请鼠族接受洗礼,但鼠族上到族长,下到刚出生的幼鼠,都从骨子里对此不感兴趣,虽然嘴上不说,但在他们看来,与其被巨大的白鸟用唾液洗礼,倒不如挖个地洞有意思。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眨眼,距离巨大的白鸟入驻鼠族的领地,过去了四五年的时间。  渐渐地,有越来越多的鼠族发现,巨大的白鸟来到这里,并没有对它们的无聊生活产生改善,也因此,每当看到“朝凤”以后,那些白鸟们满足而又快乐的神情后,鼠族们内心就极为不是滋味——凭什么,它们能那么开心?  当然,这样的心情只能藏在内心,并没有鼠族敢把这种内心的不快表现出来。  毕竟,人家是仙鸟。  直到这一天……  鼠族的族长发现巨大的白鸟召唤来白鸽族的族长,在嘀嘀咕咕讨论着什么。  一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鼠族族长这样一想,便钻到了地洞之中,窃听起了它们的对话。  “我这次即将换毛,洗礼很可能不会拥有祝福的效果,鸽族长还是去我的族里,找找我的妹妹临时顶替我一下好吗?”巨大的白鸟口中发出恳求的语气。  那白鸽族的族长却说道:“我十分理解您,但是白鸟们会来,是喜欢您,而不是您的妹妹。”  巨大的白鸟说道:“我可能没有能力完成这次洗礼,我觉得,延期或是更好的选择?”  “但您也有可能在洗礼日结束换毛,不是吗?奇迹总会眷顾善良。”白鸽族族长坚持对于巨大白鸟的劝说:“听我一句劝,您这个时候延期,其他凤族的拥趸会对你发出排山倒海一样的嘲讽,毕竟其他的凤族早就看不惯您的低调。”  巨大的白鸟低下了头,仿佛是在经历极大的内心挣扎。  “我觉得,您还是等它们过来,如若到时候您的换毛还未结束,可以告知它们您无法进行正常的洗礼。”白鸽族族长如此说道:“它们都是真心热爱你的,所以一定会真心体谅你的。”  此时,地洞之中,鼠族的族长的两颗鼠眼,却在听到二鸟对话之后,滴溜溜地转个不停。  口中更是反复念叨着:“她这次没办法洗礼……她这次没办法洗礼……”  两天之后,再度到了巨大的白鸟洗礼众鸟,接受朝拜的日子。  巨大的白鸟心中所期盼的奇迹,终是没有到来。  当那四面八方飞来的白鸟群将花朵高台簇起以后,巨大的白鸟重重叹了一口气,高声说道:“首先万分抱歉。感谢并愧对你们对我的喜爱,只因我的换毛期至今仍未度过,今日的洗礼仪式形式大于效果,若你们不愿意,我也能够理解,你们可以带回自己的花枝。”  白鸟们顿时哗然,不过或许正如白鸽族族长所说的那样,这些白鸟们是真的喜爱巨大的白鸟,所以并没有哪只白鸟会真的衔回花枝选择离去。  巨大的白鸟如同以往一般做完了所有的洗礼,而那些白鸟们,也并没有因为这一次洗礼只是形式而没有作用,表达出任何的不满,反而依旧在洗礼结束以后,对巨大的白鸟表达了由衷的尊敬和感谢。  巨大的白鸟特别感动,再次感谢这些鸟儿们的捧场,再次向她们表达歉意。  这时,白鸽的族长,也高高地盘旋在了巨大的白鸟肩头,对着众白鸟说道:“万分感谢,白凤大人哪怕是在换毛期,也坚持给我们做了洗礼。这样的洗礼或许在意义上并非完美,但终归是一场会让我们记忆一辈子的不同洗礼,或许这样说来,反倒是另一种意义的完美。白凤大人,您是我们永远的光。”  听到白鸽族长如此说,巨大的白鸟有些心虚:“我并非是纯正的白凤,这次的洗礼也是有些名不副实,你这样说,是谁教你如此说的。"  “是鼠族族长给我的建议。”白鸽族长说道:“虽然它并非鸟类,也没有白色的皮毛,但我觉得甚是有道理。”  巨大的白鸟对鼠族长并不存有偏见,虽然鼠族从未接受过她的洗礼,但始终对她比鸟族还要尊敬。  但此时,巨大的白鸟却总觉得心中会有不安。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或许,这种不安只是错觉。  ……  终究,巨大的白鸟证明了她预感的准确性。  洗礼仪式仅过去了一天,凤族族长就对此事公开表态:“她做了凤族史无前例的丑事,不以为耻,却反以为荣,甚至将毫无作用的洗礼当作完美,真是凤族的耻辱!”  巨大的白鸟其实也知道,自己如此的行为,传到凤族那些老古板耳中,会遭到如此的批评,只是并没有想到,消息会如此之快传回族内。  当然,巨大的白鸟没有想到的事情还有许多。  譬如,她不会想到,谴责自己最凶的,并非是嫉妒自己的同族。  同族们或是为了颜面,或是害怕事情还有转机,一个个都十分谨慎地保持了沉默。  谴责自己最凶的,亦非那些接受自己洗礼的白鸟,反而,这些作为“受害者”的白鸟,却都敢于发出维护她的声音。  真正谴责巨大的白鸟最凶的,却是看似和这些事情最无关联的鼠族们。  “我一直就不喜欢她,只是不敢说,怕你们骂我。”  “你的担心很多余,因为我早就觉得她装清高了。”  “仗着自己有仙鸟血统就可以无视规则?”  “她这种不纯血统的仙鸟,太多太多了吧?”  “洗礼就是要获得祝福,结果却只是走个形式,真是奇葩。”  “听说凤族其他仙鸟也有换毛期,但都会邀请不在换毛期的仙鸟代替进行洗礼。她无法洗礼,为什么没有让其他仙鸟替她,莫非就是不想那些花枝落到其他仙鸟身上吧。”  “听说她在族内就很霸道,把许多甘愿替她的仙鸟都赶跑了。”  “强烈建议将她从仙鸟之中除名,真是太无耻了。”  “即便不除名,也希望仙鸟重视此事,至少不许她以后再有资格洗礼众鸟了。这样,便不会再有无辜的鸟儿受骗上当了。”  总之,鼠族们对于这件事情,可以说是群情激奋,义愤填膺。  仿佛巨大的白鸟这一次形式化的洗礼中,它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  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会被时间所平息。  距离巨大的白鸟“虚假洗礼”的事情一晃眼就过去了百天。  巨大的白鸟离开鼠族领地也过去了九十九天。  鼠族的领地,仿佛已经恢复到了巨大的白鸟入驻前的模样。  地面上满是恶臭和疮痍。  “族长,我们好无聊啊,无聊得都要死了。”  “感觉比以前更无聊了。”  “是啊,能做的事情我们都做了,但却找不到半点乐趣。”  “族长,能不能给我们找点事情做啊?”  面对一众鼠族的声音,鼠族族长没有回答,而是两眼放空,看向遥远的,天空和地平线交接的地方。  仿佛是在等待,下一只巨大的白鸟的降临。   共 42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男科专科医院好
昆明最好的治疗癫痫研究院
羊角疯真的能治好吗

上一篇:无获

下一篇:深夜等待去冰封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