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雨夜之歌之黎明前夕 正文 第十三章 伊莉娜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4:15 编辑:笔名

雨夜之歌之黎明前夕 正文 第十三章 伊莉娜

落谷河自北向南一泻千里,又在海马镇的城下转了个大弯,笔直的向东流去,贯穿绿野芳,汇入哭泣海。海马镇便坐落在这里,它位于北地平原的东畔,西邻绿野芳广袤的林海。因城下的落谷河湍急汹涌,如同从千丈之上的悬崖一泻而下,溅起浓浓的水雾,水雾总会将海马镇笼罩在一层水气中,每逢清晨,海马镇就会变成一座雾城,所以常被外人称作雾之都,并将这条河流叫做落谷河。

当然海马镇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筑城者伊苏昆曾叫它黎明城,不过这个名字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随着那场突如其来的天灾而销声匿迹。之后的几十年间,黎明城变成了无主之城,诸多王侯将相挥师前来,欲要夺城称王,最后南方的伯达家族攻占了黎明城,并更名为了海马镇。一晃至今,四代为王,勇者已逝,幼者掌权。

伊莉娜和小女孩米达拉顺着宽阔整齐的大道来到一条缓坡上,大道直通到海马镇的国王之门。两旁原本碧绿的草地和村民耕种的田地都已变成了一片烧毁的荒凉土壑,黝黑的焦土还冒着缕缕黑烟,几天前的那场攻城战还依稀可见它的残影。寥寥无几的士兵游荡在城墙上,丝毫看不出王城昔日的繁华。他们的身后,城镇的东北角就是海马镇的圣庭,虽然相隔甚远,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但足以一览其宏伟壮丽,那是金色和银色相互交织的影子。

米达拉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破败的荒地,她紧紧的依偎在伊莉娜身边,“姐姐,我不想去那边,我们回去吧

。”

伊莉娜将小女孩搂在腰间,“这里的草地只是被烧过了,人们在期待着新的生命破土而出,当时日到来,人们会把陈旧的泥土翻在土层之下,播种庄稼。放心吧,有姐姐在,我们会相安无事的。”伊莉娜对米达拉下了保证,这个保证会让小女孩平安的度过豆蔻之年,或许米达拉并不理解伊莉娜的话中之意。伊莉娜轻轻的挽着小女孩走下缓坡。

“外来人!告诉我你们的来历!”一个粗犷的声音从城墙之上传来。

伊莉娜抬头对城墙守卫说道,“我们来自红石河南岸,黑丘山的黄昏古堡,北方王城海马镇的朋友。”

声音随即又寂静下来,须臾,城墙上的守卫喊道,“对不起女士,近来北方战乱频多,我们必须要对你仔细的检查一下,你身边的小孩是你的什么人?”

“她是我的妹妹,我们只需要在这里住宿几天,还请守卫大人打开城门。”小女孩米达拉害怕的躲在了伊莉娜的身后。

过了不久守卫又说道,“南北方要道早已被封堵,你们是怎么通过的?”

伊莉娜已无心再和守卫继续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并直言,“黑衣人并不需要通过谁的允许才能通过巨人桥,南北方时刻为黑衣人敞开,海马镇的城门也是一样的吧。”此时城墙上又寂静了许久,小女孩米达拉拽着伊莉娜的衣袖说,“姐姐,他为什么不开城门,是不是不想让我们进去。”

“放心吧,他们会开的。”伊莉娜刚刚说完,城门伴随着门扣震耳的撕裂声缓缓了打开了一条缝隙,伊莉娜牵着小女孩进了城门,在城门内迎接她们的是一个个子高高,满脸连毛胡子的守卫官,他背着手站在旁边的亭下,见二人缓缓走来,便上下打探二人。一个貌美的女子身着黑色斗篷,帽檐镶着琥珀金丝条,胸口纹着暗红色星辰,那就是黑衣人的标志,虽然不起眼,但足可以证明黑衣人的神秘和尊贵,旁边的小女孩看起来十二三岁,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下,黑发间闪过几缕金色的发丝,她的脸庞上满是灰尘,唯独那双眉目像是晶莹剔透的露珠。

护卫军官看到伊莉娜的装扮便走向前问候伊莉娜,“黑衣人来到海马镇是我们的荣幸,恕我冒犯,我从没有见过如此美丽动人的黑衣人。”说完便向伊莉娜深深的行了一个礼。

伊莉娜将右手放在胸前,微笑着点了一下头说道,“希望没有给守卫带来麻烦。”

“当然没有,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们会给你安排上等的住处和独一无二的服务。”军官说道。

“不用麻烦了,我只需要找一家合适的旅店住下就可以。”伊莉娜说。

“这会有失我们的职责的。”护卫军官说着,向旁边两个士兵招手,“带这位黑衣人小姐进城,安排最好的的旅店。”

两名守卫步上前,米达拉似乎有些害怕,她用力拽了拽伊莉娜的衣袖,伊莉娜可以感觉到她的不安,于是开口宣布,“再次感谢大人的热情招待,但我还是要拒绝大人。”

守卫只好作罢,“好吧,就听小姐您的。”

伊莉娜带着米达拉离开后,直接选择了走那条她熟悉的中心大道:鳞次栉比的白色建筑林列两侧,古老洁净的石砌地面蜿蜒的通向城市中心的凯旋广场,人群熙来攘往,络绎不绝,呼喝叫卖和砍价攀谈的声音从未停息,整条长街百味杂陈。

但那只是从前的样子,如今来到这里,一切似乎都改变了。街道依旧是从前的街道,建筑依旧古老,但昔日的繁华已经不在,商铺和酒馆纷纷倒闭,来往的行人面露难色,街头巷尾随处可见蜷缩的乞丐和赤脚的孩童,酸臭难闻的气味弥漫巷弄,飘向街道,两人不得不遮掩口鼻,快步离开。

过往的百姓并没有注意到她,因为在他们眼里一个身材柔弱,貌美如花的女子只不过是富有商人的女人罢了,即使同时有好几个美丽的女人为他暖床,也不过是贵族享有的权利,伊莉娜也丝毫不在乎这里的百姓是如何生活度日。这不在黑衣人的行事当中,黑衣人无需关心他国之内的政治之事。

如果在从前,站在这个位置还可以隐约看到凯旋广场屹立的帝王雕像,但就在两人前方不足五百米的地方,一座城墙高高竖立,阻断去路,丘陵之上的圣庭也已隐没在高墙之后。城门既窄又矮,两道尖桩关卡横卧门前,几名无精打采的守卫正闲谈说笑,城墙上也有守卫来回梭巡。伊莉娜在奇怪这座城墙是何时垒起来的,寓意何在,好在把守城墙的守卫并没有打算拒绝黑衣人的通过。

等来到了凯旋广场,帝王雕像已不在,广场中央建起了一座金色的水池,水池很大,可以足够容纳一百人,水池中央是一座既高贵又典雅的女子雕像,温文尔雅的表情像是在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她一只手抱着装满花瓣的水晶盆,一只手正播撒着花瓣。伊莉娜已然知道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唯一没有变的是那一座座古老的建筑和远方的圣殿。

“你们应该不是本地人吧。”一个老妇走到二人身边,“我在这里出生长大,有幸见过与你相同装扮的人,仔细想想,应该是在三十多年前了。”伊莉娜侧头撇了一眼,她已满头银发,深深的皱纹布满了脸颊,她双手背在身后,抬头看着眼前的雕像。

伊莉娜回复道,“很久之前来过这里。”

老人点了点头,“我还记得那年我已怀了身孕,城镇到处都是可怕的谣言,说有人看见了死人从墓地爬出来走路,还杀了活人,一时人心惶惶,每天深夜都会有大批的士兵挨家搜寻,哦…!想想多可怕,但过了好几周也没有什么进展,最后国王找来了南方的黑衣人,那时,人们都说黑衣人是天神的信使,斩杀黑暗的骑士,果然!当他们离开以后,海马镇就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可怕的事。”

伊莉娜听后只是微微的笑着,老人又说道,“如果没有记错,其中有个人,个子矮矮的,满脸都是长长的大胡子,还是个大光头,那时我很害怕他,所以总会躲在屋子里,透过窗户看着他。打从他们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些奇怪的人!”

伊莉娜听后,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赛伊,没错,很久以前,亡灵闯进过海马镇,奥蒙德、赛伊和伊迪丝三人也来过这里抓捕亡灵,但伊莉娜丝毫不记得这个老人口中所说的三十年前是什么时候,如果认真的数一下,她已经不止一两次来到这里,早在一百多年前,伊莉娜便来到海马镇,与登坎二世一同并肩作战过,在那时,帝王雕像是这座古城独一无二的风景,人们每天都会来到这里瞻仰英雄,诉说着那些说不完的故事,但当伊莉娜再次站在这里时,已经看不到曾经的辉煌和繁荣,相反,四周充斥着寂静,仿佛这座古城早已丢失了魂魄,只剩下了衰败的躯壳。

老人看到这个年轻的女子盯着这座雕像犹豫着,便对她说,“这是真神潘拉的雕像,是一年前新建好的,她已作为海马镇的象征,取代了陈旧的雕像,一年前,也是登坎四世继位的一年。”

伊莉娜似乎不太理解,“我已看不到这里的繁荣景象,帝王雕像的失去意味着王城走入了暮年。”

“进入暮年的是我们这些苟延残喘的老人,登坎四世还会让这里繁荣起来的。”

伊莉娜不以为然,“这需要时间的印证,时间可以说明一切。”说完伊莉娜向老人行了礼,便挽着米达拉坐在了水池旁。

“天神为什么会是一个女子?”米达拉好奇的对伊莉娜说道。

伊莉娜点了点飘着花瓣的清水,并洗去女孩脸上的灰尘,“因为人们并没有见过他们的天神,只是在用心听着来自天空的祝福,他们相信爱戴他们的天神是一位美丽纯洁的女子。”

“那为什么善良,仁慈的天神会夺走我的家人。”女孩止不住留下了眼泪。

伊莉娜安抚着女孩,“你要坚强勇敢,亲人的离去不意味着剥夺了我们的一切,有时,天神的意图我们是猜不透的,她总会在我们伤心难过时将我们搂在怀中,给予我们勇气和信心,鼓励我们度过难关。”伊莉娜坐在水池旁,手指着水中的花瓣,对小女孩说,“有时我们就像水中那鲜艳的花瓣,花瓣落下,不意味着生命的凋零,而是一种另所有人敬仰的美丽。”

他们用清水洗去了身上的风霜,并一起坐在水池旁休息了许久。

到了下午,阳光非常温暖,伊莉娜想要在这里寻找答案,于是在城内找了一家旅店住下,将小女孩米达拉暂时安顿在这里。这家旅店很冷清,整整三层的阁楼没有任何顾客,他们是这段时间第一批来的客人,旅店的老板告诉他们,“北方部落肆意烧杀城镇周围的村庄,死了无数人,并且这段时间,海马镇守卫森严,根本没有任何旅行者、猎人和商人来到这里,所以生意异常的冷清,如果再这样下去,旅店只能关门了。”

这的老板是个瘦高的中年男子,他总是身穿一件白色的正装,衣服上镶满了五颜六色的花纹,据他说,是为了迎接国王而准备的,他一直相信,国王会骑着扎满金丝缕发鬓的骏马光临这里,他还说,当他的旅店刚刚开张不久,登坎三世就来过他的旅店,之后他的生意非常的红火,以至于成为了海马镇最有名的旅店。但再如何有名,也比不上顾客的到来,这总是让旅店老板叹气不已。

要说到登坎三世是怎么死的,这恐怕要‘归功于’王寝门外的台阶了。国王嗜酒如命,这似乎在海马镇没有人不知道,然而他的性命就断送在了迎娶玛莎莉丝的婚礼上,喜事变成了丧失,国王从不足两米高的平台跌落,摔断了脖颈。之后全城悼念登坎三世国王三天,为了不让世人知道国王是喝醉酒摔死的,圣庭传达下消息,称国王是为了保护北方的土地而做出了牺牲,就连达斯图尔教会也将这个谎言记载进海马镇的史册中,一个荒诞的意外变成了一段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历史需要被人修饰,才会让人永远铭记。

但这一切做的再如何天衣无缝也骗不了黄昏古堡的黑衣人,只有他们知道事实的真相,只不过不值得一提罢了。“我的一个朋友曾在几年前光临过这家旅店,据他说那时候确实很热闹,他就住在二楼靠北面窗户的屋子里,一住就是两天,但之后怎么改了旅店的名字。”伊莉娜笑着回答。

“这是国王的命令,新国王要对整个海马镇做出巨大的改变,所以之前的牌匾换成了现在的,哎,我以为换了牌匾,会让生意好些。”旅店老板如实说。

“生意会好起来的。”伊莉娜刻意安慰道。

“当然了,既然有客人来,我们会为你提供最优质的服务,有什么需要吩咐的尽管提。”旅店老板略带几丝苦笑。

伊莉娜和女孩在旅店住下后,便开始调查奥蒙德交给她的任务,她深知海马镇的皇室对黑衣人存有好感,于是午后迫近黄昏时来到圣庭寻求帮助。不过这段路也并非简单,偌大的圣庭同样被一层高墙挡住,把守城门的是圣庭的都城守卫,他们的着装更加华丽:头戴金色的腾海马王头盔,全身罩着银色锁链甲,白色披风熠熠生辉,他们手中配有半圆形的金边橡木盾牌,未出鞘的长剑别在腰间,令他们显得英姿焕发。

紧闭的城门外表被涂了一层褐色的釉漆,在暮色中显得格外明亮。当伊莉娜走进,没有人上前阻拦他,一名守卫面操着一口北方口音说道,“波斯塔大人已等候多时,请随我来。”金属靴在理石板上发出清脆的踢踏声,好似铁匠师抡锤冶铁,相比伊莉娜穿的亮黑色长筒皮靴,却轻柔无声。

都城守卫将她带到一座有着半圆形彩绘穹顶的塔楼里,圣庭国王的宫殿位于它的东侧,被两座尖峰一样的高塔挡住,高塔的外表是典雅的淡紫,表面有几十个窗口,七彩玻璃被木制窗棂隔开,反射着七彩光芒,浓郁的丁香味从塔楼里流溢而出,飘进伊莉娜的房间,与青涩的薄荷味混杂在一起。

透过两扇拱形的白金碧窗可以清晰的望见半个圣庭,整齐的街道、被修剪过的林园、金色的水池、藤蔓盘绕的凉亭、林列的石像以及纵横交错的石桥。阳光顺着白金碧窗撒在厅内的米棕色石板上,使大厅呈现出虚幻的美丽。伊莉娜慢慢走到大厅中央,坐在了用香羚木制成的大椅子上,椅子的色泽与襄着金色琥珀的墙壁显得很搭配,四根银色立柱分布在四周,上面雕刻着古老的野兽,姿态栩栩如生。大厅的墙壁上挂着美提尔人的金色锤子,这似乎代表了美提尔人曾为海马镇制造出了诸多精致美丽的建筑和物品,也应正了海马镇是个富有的城市。墙壁上还挂着北方各大家族的家徽和赠送的各种物品,金银宝石、木制铁制、卷轴画作,应有尽有。

接见她的是一位又肥又白的胖子,他就是波斯塔,海马镇圣庭的宫务大臣,伊莉娜听说过他,不过听到的却不是什么好话。波斯塔身着绸缎制成的金色长袍,长袍纹着各式各样的花纹,腰间别着一朵白色的浮兰花,显得十分华丽。唯独鼓起的肚子大的得似乎要撑破了长袍,再加上光秃秃的脑袋,像是一夜之间富有的屠夫。波斯塔见到伊莉娜显得特别热情,“很抱歉让你久等了我的远方朋友,欢迎来到海马镇,我的黑衣人兄弟现在如何。”

伊莉娜轻声回答,“各地动乱不断,组织的任务很繁重,我来到这里是想调查一些事。”

波斯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并吩咐侍女为伊莉娜倒上饮品,精致的圆脚杯盛满了蓝田汁。“从遥远的南方赶来想必一定很疲劳,先尝一尝北方独有的蓝田汁,你应该是不喝酒的吧,海马镇的海马烈酒非常好喝,离开时可以给黑衣人兄弟带一些。”

伊莉娜显得有些不耐烦,“海马镇对于北方部落应该很熟悉,他们烧杀劫掠沿途的村落,作为北方的帝王之都为何会袖手旁观?”

波斯塔正了正身体,椅子因此吱嘎作响,“黑衣人是为此事而来?……野蛮人睡够了草棚出来遛遛弯,我们是管不了的,等到玩够了,自然会调头回到属于他们的草棚里,又何必为此操心,。”

“只可惜没有攻下这座城池,敲醒你们的美梦。”

波斯塔不以为然,“这些盗贼和草寇是做不出什么大事的,要想攻下海马镇最起码再加上一倍的人,更何况他们已经知道攻打海马镇有多痛苦,如果没有猜错,这些人已经大举压进红石河的巨人桥,赌注并不在海马镇,而是南方。”

伊莉娜起身走向窗口,抬头看着式微的暮色和寂静的庭院,“一百年前,我与北方之王登坎并肩作战,如今登坎二世早已沉睡,城市已进入暮年,衰败和虚荣填满了这里。”伊莉娜的表情显得很失望,“海马镇的盛名已不复存在。”

侍女们正在向餐桌上放着各式各样美味的菜肴,根本毫不理会二人的对话,餐桌的中央,一坛金色的香炉冒着袅袅的青烟,弥漫在金碧辉煌的大厅里,淡淡的清凉让人觉得很舒服。波斯塔笑了笑对伊莉娜说道,“历史会让人铭记,英雄会让人爱戴,我很理解你的感受,但我们无法左右历史的走向,做好眼前的事是我们应该要做的。”波斯塔打了个手势,让几名侍女在门口等候,并站起来走向伊莉娜,“我身为王室的成员有能力操办好王室的一切琐事,你往窗外看,每一个平民的表情都很轻松,这就是我应该去做的,但在城墙外,父母失去孩子,家园被人烧毁,我想脱掉身上的丝绸锦缎,身披铠甲出去战斗,可是我真正的职责不在那里。”

“一面墙可以隔开生命的自由,一个愚蠢的想法却可以剥夺无数个生命的自由,王室本可以在战争到来之前,将城外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保护起来。”

“如果那样,海马镇就会人满为患,之后带来的就是粮食的短缺,疾病的增加,死亡会蔓延在城市里,正确的决定关系着海马镇的命运,取舍是必须要做的。”

伊莉娜已无心和这个善于狡辩的波斯塔继续对话,坦言道,“城市的灭亡会紧随而来,希望海马镇能逃过此劫。”她目光转向波斯塔,“我来到海马镇是想借用一下圣庭的藏书室,希望没有给你填麻烦。”

波斯塔露出笑容,想要去扶伊莉娜就坐,“海马镇的地下宫殿记录着历史的年轮,如果你想去,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光明也好,黑暗也罢,你可以找到你想要的一切。”

伊莉娜并没有伸手去回应他,而是径直走向椅子坐了下来,“条件是?”

“只要黑衣人帮助王室除掉生活在城市里的寄生虫,王室会有更多的酬劳。”

伊莉娜端起盛满蓝田汁的圆脚杯,抿了一小口,“黑衣人不做任何交易,不为任何人做事,但可以以我个人的名义去帮你,先说一下叛乱者的事吧,也许我会答应你。”

“叛乱者在暗处伺机推翻王权,但一直没有得逞,如果机会到来,定会给圣庭带来严重的损失,这些叛乱者蛊惑人心,影响着海马镇的和平,王室已经查出叛乱者的企图,但对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寄生虫,王室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我相信黑衣人可以轻松解决此事。”

堕落的王室留下的只是一具躯壳,海马镇的人民也许需要这些人出来为他们夺回曾经的帝王之都,或许应该仔细调查一下,判断之后,再解决掉错误的一方。“我可以帮你去深入的调查一下这些所谓的寄生虫,但…黑衣人不做不公平的交易,这件事我们可以再谈一谈。”

“好,我就喜欢黑衣人这么说,海马镇和黑衣人有着绵延的友谊,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可以共同度过难关,因为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黎明百姓嘛。”波斯塔一边说着话,一边使出双手大快朵颐起来。

伊莉娜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海马镇的军队和北方部落交战过,北方部落到底是什么样的军队。”

“我看不出这些生活在野地里的野人有什么不同之处。当骑着战马到森林中狩猎麋鹿时,你就会看到他们的身影,个个身材矮小长相丑陋,忽然有一天他们争不过狼才虎豹时,就拿着木棍、石头,来到城门前,并妄想攻下这座千年的王城,可笑之极。”

伊莉娜听到波斯塔的话不知如何开口,或许当大军压进时,这个说大话的白脸懦夫正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来,“当然,在王城的城墙之上是训练有素的正规军队,北方部落想要攻克城市是不可能的,你应该听说了,这些北方部落有人在统领他们,海马镇有听说过这些人吧。”

“噢!当然了,当敌人兵临城下,会招来铺天盖地的黑烟,黑烟遮住了军队的视线,好在那道城墙让敌人无计可施,整整一天一夜,我听到的都是敌人的惨叫声。放心吧,北方军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那些什么会魔法的人也没有任何办法的。”波斯塔得意的说道,“黑衣人还在为此担心什么,来,皇室已经为小姐安排了可口的佳宴,之后我会带你游览一下落谷河长亭,和宫殿身后广袤的绿野芳森林,只要黑衣人安心的呆在这里就好了。”

“感谢皇室的盛情款待,你我之间的约定我会在事后进行调查,到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不过我还有要事去处理,希望你不介意。”

波斯塔用绸帕擦掉手上的油腻,他一起身,整个桌子颤动了一下,他真的太胖了,伊莉娜在猜测,他的肚子里装满了油腻和甜食,还有懒惰和自私。“给你这个,进入地下宫殿的通行牌,在圣庭内,只要你将他出示给任何侍从看,他都会听命的,当然,他也会带你进入地下宫殿,寻你想要。”

小儿便秘的饮食禁忌
精神焦虑抑郁消化不良大便干
男性小便后刺痛
孩子高烧不退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