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木子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14:29 编辑:笔名

【一】   木子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她不会说话,只是默默地做事。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缺陷吧,上帝却给了她一个另外的异能,她能看到未来发生的事情,能听得懂各种动物的语言,还能与死去的人交流。  也许正是这个奇异的本领,让她在幼小的时候受到了惊吓,以至于说不出话来吧。但是,她的聪明从那双灵动的眼睛里显露出来,让人感到深不可测。  常常,她自己躲在寂静的角落里,饶有兴致地做那些常人看不懂的事情。  她会望着天空发呆好大一会儿,眼睛里发着明亮的光,或许,那时候,她的脑细胞在欢快地跳跃着,与空中的白云说着话吧。  她会蹲在一棵树下,一动不动地静止很长时间,不知道她是在与蚂蚁说话,还是在研究小小的土坷垃。  她会拿着一块很平常的小石头翻来覆去地琢磨,在夜深人静的灯光下,进入她自己的神秘世界里。  农村,天地是广大的,尽管生活条件不太好,但是,吃饱穿暖是能够保证的。木子没有受到多大的苦,因为父母只有她一个孩子,从小不会说话的她也很少听到别人叫她。她的沉默使得人们常常忽略了她的存在,从而让她有了充足的时间行走在宇宙间。  是的,她在宇宙间,与各种各样的生灵们交往着。  她的世界,是嘈杂的,尽管在人们眼里,她那么孤独。     【二】   木子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了,父母试着把她送进了学校,希望她能识得一些文字,以便以后出门时少做一些难。  木子在学校里,成了公认的小傻子。她被孩子们当成取笑的对象,“小哑巴”是她入校一个月后获得的又一个名字,至此以后,人们便不知道木子是何许人了,小哑巴却是很有名气的名字,直至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引起来的,人们就都直呼她为“小哑巴”了。  木子不生气,相反,她还挺高兴的。因为,有很多人故意地大声叫她,引得周围的孩子都过来围观,大家一起狡黠的大笑时,确实是一番很另类的景致。每每这时候,木子就会饶有兴趣地观赏着,仿佛被作弄的不是自己,而是周围的那些人。是的,那些人的怪样子,在木子看来,真是有趣极了。  木子在课堂上是不听老师讲课的,她总是自顾自地做自己的小游戏,或者闭着眼睛睡觉。但是,只要是下课铃声一响,她就会马上兴奋起来,精神百倍地投入到嘈杂的声音里去,那灵动的眼睛和笑眯眯的嘴唇,随着外界的动静变化着,有时候,还会忍不住地咧着嘴大笑,或者,无缘无故地突然流泪,吓人一跳,谁也劝不住。只是,不久,肯定就会有一场灾难发生。  每逢过年,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但是,木子却是哭着过的。她不吃肉,常常一个人默默地坐在角落里哭泣,那伤心的样子,把父母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年过完了以后,木子就会恢复平常的状态。没有人知道,木子是在为那些被杀的动物们难过,因为,那也是她的朋友。  小学上到三年级的时候,木子就成了被老师关注的学生了,因为她的成绩总是第一名,而且,几乎每门功课都是满分。特别是作文,她写出来的小文章令人称奇,根本不像是她那样小的孩子能够写出来的语言和见解。  小孩子的天真无邪在木子身上同样彰显着,幸亏她不会说话,但是,她会写字,终于有一次,木子的一篇作文吓坏了她的语文老师。  这是一篇描写田野景物的作文,文里有这样一段话:小麦苗们今天怎么那么高兴,有的唱歌,有的跳舞,像是在举行文艺汇演似的?噢,原来,是地下的人们在欢庆节日,那些总爱躺着睡觉的人们今天都醒了,像风一样飘在空中,互相打着招呼,大喊大叫的,还挺热闹,仿佛他们在赶集。可不是吗!他们手里都拿着好吃的东西,喜滋滋的,还在相互显摆呢!我知道,那是地上的人送给他们的,唉,这事闹的,送东西的人哭,接东西的人笑,真搞不明白,他们不都是挺好的吗,干嘛就不再来往了呢?  语文老师拿着作文本找到木子,问她怎么会写这样的文字,是不是她真的看见了什么东西,地下的人真的会飞在空中吗,小麦苗真的会跳舞……  木子不会说话,只会点头,她疑惑地看着老师,觉得老师的问题有点不可思议,地下有那么多的人,难道老师没有看见吗?不只是小麦苗会跳舞,所有的东西都会跳舞的,难道这些,老师都不知道吗?  木子的神情让老师惊奇,他觉得木子的精神可能不太正常,可惜木子不会表达,只能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问题,这位老师也只能用“孩子有着丰富的想象力”来解释这件事情。  可是,此后不久发生的一件诡异的事情,让这位老师精神失常了。     【三】   木子的作文里,总是会有一些奇怪的文字,渐渐地,语文老师关注起了木子。他想研究一下这个不会说话的小女孩,看看她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做些什么。  不只是在学校里,放学回家的路上,就是木子平常在家里做了什么,这位老师也会向木子的邻居询问一下。  一切都很正常,似乎木子没有与常人不同的地方,唯一的还只是她不会说话这一点缺陷而已。  但是,这几天,木子却与往常不太一样了,她忧郁的脸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总是定定地望着这位老师,想说点什么。  老师问木子:“怎么啦?有什么事跟老师说,老师帮你。”  没想到木子忽然大哭起来,抓住老师的手,越哭越凶。  老师不知如何是好了,他只好不停地说着:“好孩子,没事的,跟老师说,老师帮你,哦,是哪里不舒服吗?木子听话,木子给老师写字,来,木子,跟老师说说。”  拿起笔,木子在纸上写下了这几个字:老师,我想你。  老师笑了,说:“傻孩子,我就在你身边啊,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  木子又写:我爷爷说,他要带你去很远的地方。  老师大惊失色,因为木子的爷爷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木子,你什么时候听到你爷爷说的?”  木子写:昨天晚上。  “木子,你看见你爷爷了?”  木子写:嗯,我常常和爷爷在一起,爷爷可疼我了。  “木子,你怎么了?你爷爷已经死了好多年了,被埋在了地下,你怎么能够与他在一起?“  木子笑了,又写:老师,埋在地下的人可以出来的,你没有看见吗?  老师惊骇之极,差点跌坐在地上,他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直立了起来,背后嗖嗖地刮着冷风。  可是,木子还在写:爷爷就在这里呢,老师,你别走。  老师一把抓住木子的手,浑身哆嗦着:“木子,木子,你爷爷在哪儿?”  木子继续写:就在你旁边啊。  老师惊呼:“木子,告诉你爷爷,我不要跟他走!我不走!”  木子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她用手抓住老师的胳膊,使劲地摇晃着……  好多孩子都围了上来,有的大声喊着:“小哑巴,你又发什么神经?整天神神叨叨的。”  有人拉住老师:“老师,你咋啦?你怎么哭啦?”  这时,上课的铃声响了,孩子们呼啦一下子都散开,各自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木子的笔下,又慢慢地流出一行字:老师,我爷爷说,他只是带你去天上一趟,那里有人要见见你,还会让你回来的。    【四】  第二天,这位语文老师没有来上课,他真的精神失常了,木呆呆的,双眼无光,像是没有了魂魄。  木子放学后来看望这位老师,她只是平静地看着,不像旁人那样带着焦急的神情。然后,她悠悠然然地离开,边走边踢踏着路边的一块小石子,蹦蹦跳跳的,还哼起了儿歌。  十几天以后,这位老师经过中医西医多种方法的医治,总算是清醒了过来。只是,自那以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不去关注木子了,除了认认真真地教学,就是去地里干活,好像忘记了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而人们也不便问起有关他精神失常时候的记忆。  而且,木子的作文里也不再写一些令人费解的文字了,她常常会发好大一会的呆,眼睛盯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时而会自己笑起来。  有些调皮的孩子会趴在木子的课桌上,故意看着她,问:“小哑巴,你在想什么呢?”  木子就笑一下,然后摇摇头。  有人就说:“你怎么自己笑?哎,你是不是想到了很有趣的事?”  有一个孩子就拿着笔递给木子:“小哑巴,你写写,给我们说说,你在想什么。”  木子笑了,接过笔,写着:不能告诉你们。  孩子们就都一起嗨了起来,纷纷说:“有什么呀!小傻子一个,俺们才不跟你玩!”  可是有一个男孩子却始终不会嘲笑木子,每逢看到有人围着木子的时候,他就会在一旁喊:“谁来跟我玩,我就送他一个礼物。”  听到喊声,那些小调皮鬼们便会一窝蜂地跑过去,叫着:“我跟你玩,我跟你玩!”  这个男孩叫祥子,是邻村一家外地人的孩子,家里很是富裕,平时吃的,穿的,用的,都和平常的孩子不一样,举止很是文明,似乎他故意的要让自己像个绅士一样。  祥子的学习成绩也很好,与木子不相上下,经常,两个人的成绩是并列的第一名,要不是木子是个哑巴,人们早就把他们俩看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只是木子从不与祥子打交道,每每看到祥子投过来的眼神,木子便会赶紧地低下头,一朵红晕飘上脸颊。  祥子不知道,木子其实在关注着他,只有木子一个人知道,祥子是自己相伴一生的终身伴侣。    【五】   木子渐渐地长大了,她变得越来越沉默,怪异。她不喜欢呆在有人的地方,更不会去人群里凑热闹,除了吃饭的时候,在饭桌上与家人们一起坐一会儿,此外,她都是一个人独处。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做游戏,一个人发呆,一个人散步,一个人跳舞,或者是,一个人郁闷,一个人流泪,一个人嬉笑。  她会拿着一朵花儿忙活一整天,不管走路,做事,眼睛都不离开花儿;她会与任何一只小动物亲昵,以至于所有的动物见了她都会欢跳;她在田野里的时候,风儿都是香的,因为那是植物们送给她的礼物;她常常会做一些让人摸不透的手势和动作,脸上还带着丰富的表情;而且,每当望着天上的飞机时,她都会叹一口气,直到飞机没有了影子,她还会看着上空,眼睛一闪一闪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特别是到了晚上,有人发现,木子常常坐在院子里,一个人望着天空上的星星,转着头浏览,很长时间都不睡觉;更别提有月亮的夜晚了,那是木子最高兴的时候吧,她几乎整夜的不睡觉,神神秘秘地做着古怪的动作,竟然还会仰天大笑。  木子的反常行为早已被村里的人们视为平常,没有人去关注她,因为人们都把她的怪异举动看作是她因为不会说话寂寞之极的发泄。因为很难与她交流思想,人们便渐渐地把她弃置在无视的角落里,似乎是让她自生自灭去了。  可是,有时候,木子的行为反常到令人生气的地步时,人们还是觉得她像是有些神经不正常。比如,她不让人们下老鼠药,把卖老鼠药的人追着打;她曾阻止有病的人输液,不让病人动手术等等,让人们百思不得其解。  终于,有一件事情让木子出名了,甚至于差点使木子成了神医。  村里有一个中年女人得了癌症,在医院里被判死刑以后,回到家里等死的时候,木子送给她一段植物的桔梗,打着手势告诉她,每晚用此物熬水喝。病人抱着微小的希望照做了,没想到,一个月后,病人的症状减轻了,后来,木子又送给她几片树叶和草根,比划着让她她洗干净了含在嘴里,不久,这个癌症病人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  这事很快便在十里八乡传开了,人们纷纷上门讨要药材。但是,木子却显出迷惘的样子来,并且大病一场,高烧几天不退,昏睡之时,嘴里竟然说出话来,断断续续的:“不要,我不去……我,我再也不敢了……”把她的父母吓到不知如何是好。奇怪的是,木子的病好了以后,依旧是不会说话。    【六】     木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已经是一名高中学生了,她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了一名县重点中学,成了村子里一名唯一的高中女学生,也是她所在的学校唯一考上高中的一名女生。  高中生活单调,紧张,但也丰富多彩,经常,活跃的同学们会制造出一些笑料,刚刚摄入爱情圈子里的少男少女们便会在压抑中笑一笑,但是,绝对不会像小时候那样随便了,很多的的思想交流都隐在了地下,好像见不得阳光似的。  其实,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木子的眼睛的。木子不用跟着他们,就知道,班里谁和谁有点小纠结,哪个男生和哪个女生心里有互动,甚至如果她想知道哪个同学的未来,稍稍动一下脑子就会算出来。  木子很累,她有时候特别烦躁,最糟糕的还是晚上,她失眠,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是她讨厌的,很多的丑恶,掩盖了美好,很多的垃圾,污染了世界,包括人类中的垃圾,可是,又无法改变。她眼看着很多的丑剧在上演,又无力阻止,眼看着很多的好人在受难,又无法援助,于是,她就想到了离开。离开,不是死,因为,木子知道,死去还是离不开这个世界。可是怎样才能离开,她总是找不到办法,她在寻觅一个逃离这个世界的出口。  这是一个阴雨霏霏的周末午后,木子骑着自行车回家。天空像一口倒扣下来的大铁锅,秋风透过淋湿的单衣,凉到了人的骨头里。路边,有一个大鱼池,因为是周末的缘故吧,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在池边看鱼,手里都拿着一根小木棍,正在调皮地打水,水面上一圈一圈的涟漪荡漾开来。忽然,其中一个孩子的脚下一滑,双手本能地一伸,没想到却碰到了另一个孩子,一声惊叫,那个被碰到的孩子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跌落水里。“哎呀!快点拉我!”落水的孩子伸出手来,眼看着头就要没入水里。岸上的孩子慌忙之中伸出手去,本想拉出朋友,没想到,自己却被水中的手拽进水池里。 共 839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囊肿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http://kmdx.qm120.com/uo9v5/
昆明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中国式女性

下一篇:来者去者